Post Jobs

不过度依赖货币政策,中国经济

图片 1

图片 1

北京6月29日 –
中国央行研究局局长徐忠周五称,中国高杠杆风险根源在于财税体制缺陷,应下决心推动财税体制改革,一方面鼓励地方政府建立信息透明、硬约束机制,在此基础上可由中央财政发行长期限的国债为地方政府债务兜底,另一方面是地方政府可以持有国有资产的股权,既化解地方政府的债务压力,又推动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。

北京6月29日 –
中国央行研究局局长徐忠周五称,中国高杠杆风险根源在于财税体制缺陷,应下决心推动财税体制改革,一方面鼓励地方政府建立信息透明、硬约束机制,在此基础上可由中央财政发行长期限的国债为地方政府债务兜底,另一方面是地方政府可以持有国有资产的股权,既化解地方政府的债务压力,又推动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。

热点栏目 自选股
数据中心
行情中心
资金流向
模拟交易

国内媒体–21世纪经济报导援引他在“2018IIF中国金融峰会”上的发言并指出,“以上两方面可以同时使用,但必须给试图解决债务问题足够的激励。凡申请中央财政救助兜底的,都要对地方政府进行审计问责,限期内自主解决债务问题,可以不进行问责。”

国内媒体–21世纪经济报道援引他在“2018IIF中国金融峰会”上的发言并指出,“以上两方面可以同时使用,但必须给试图解决债务问题足够的激励。凡申请中央财政救助兜底的,都要对地方政府进行审计问责,限期内自主解决债务问题,可以不进行问责。”

客户端

同时,要改革地方税收体系,理顺中央地方财税关系,降低地方财政收入对土地出让金的依赖,加快形成以消费税,房地产税,资源税为主的地方政府收入体系,尽快出台房地产税制度。

同时,要改革地方税收体系,理顺中央地方财税关系,降低地方财政收入对土地出让金的依赖,加快形成以消费税,房地产税,资源税为主的地方政府收入体系,尽快出台房地产税制度。

  新浪财经讯
6月14日,中国央行研究局局长徐忠:近年来中国货币政策空间很小。未来一段时间,中国高质量发展核心在于提高全要素生产率,关键在于财税体制改革。只有通过财税改革,才能推动新经济增长。

“我国高杠杆风险的根源在于财税体制改革之后,无论是政府部门本身的隐性债务,还是高杠杆的国有企业,以及近年来居民杠杆率上升较快,财税体制的缺陷是重要原因。”徐忠称,“中央地方财政关系一直没有理顺,地方政府融资正门没开,省级政府代市级政府发债,权责不对等,催生中央财政兜底,导致刚性兑付和道德风险。”

“我国高杠杆风险的根源在于财税体制改革之后,无论是政府部门本身的隐性债务,还是高杠杆的国有企业,以及近年来居民杠杆率上升较快,财税体制的缺陷是重要原因。”徐忠称,“中央地方财政关系一直没有理顺,地方政府融资正门没开,省级政府代市级政府发债,权责不对等,催生中央财政兜底,导致刚性兑付和道德风险。”

  仅仅推进金融改革,引导金融服务实体经济,还不足以解决高杠杆问题和防范金融风险,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只能解决短期问题。

他指出,虽然从数字上看非金融企业部门的杠杆较高,但实际上,大量非金融企业的债务是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或国有企业的债务。根据IMF测算,2016年如果考虑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的中国广义口径政府部门杠杆率为62.2%,已经超过欧盟警戒线标准。

他指出,虽然从数字上看非金融企业部门的杠杆较高,但实际上,大量非金融企业的债务是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或国有企业的债务。根据IMF测算,2016年如果考虑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的中国广义口径政府部门杠杆率为62.2%,已经超过欧盟警戒线标准。

责任编辑:郭建

“我国地方政府债务置换是花钱没买到机制,买到了教训。”他谈到,2016年开始地方政府债务置换治标不治本,表面上化解了流动性危险,但规范地方政府债务融资的制度建设进展缓慢,各类隐性债务重新泛滥,实际上只是将偿债压力后移,没有解决根本问题。

“我国地方政府债务置换是花钱没买到机制,买到了教训。”他谈到,2016年开始地方政府债务置换治标不治本,表面上化解了流动性危险,但规范地方政府债务融资的制度建设进展缓慢,各类隐性债务重新泛滥,实际上只是将偿债压力后移,没有解决根本问题。

“相关的机制没有建立,不从机制上解决问题,各类隐性债务仍会出现,就会出现财政风险金融化的现实可能。”他强调。

“相关的机制没有建立,不从机制上解决问题,各类隐性债务仍会出现,就会出现财政风险金融化的现实可能。”他强调。

**不过度依赖货币政策**

**不过度依赖货币政策**

徐忠强调,要进一步明确解决体制性结构性问题,而不能过度依赖货币政策。

徐忠强调,要进一步明确解决体制性结构性问题,而不能过度依赖货币政策。

“货币政策不能包打天下,尤其是在外部冲击日益增大的条件下,回旋余地越来越小,”他称,尽管在流向上能发挥一定的作用,但毕竟是总量政策,在解决结构性矛盾上不具备天然因素,很可能会以流动性掩盖信用风险,以低利率掩盖低下的投资回报率,对既有的结构性问题未必真正有效,还可能火上添油。

“货币政策不能包打天下,尤其是在外部冲击日益增大的条件下,回旋余地越来越小,”他称,尽管在流向上能发挥一定的作用,但毕竟是总量政策,在解决结构性矛盾上不具备天然因素,很可能会以流动性掩盖信用风险,以低利率掩盖低下的投资回报率,对既有的结构性问题未必真正有效,还可能火上添油。

他认为,货币政策最大的作用仍是维持稳健中性的货币环境,至于解决结构性的问题,只能通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。

他认为,货币政策最大的作用仍是维持稳健中性的货币环境,至于解决结构性的问题,只能通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。

此外对影子银行要严控增量,逐步化解存量,可以通过资产证券化以及金融机构补充资本金的同时有序回表,保持和增强支持服务实体经济的水平。

此外对影子银行要严控增量,逐步化解存量,可以通过资产证券化以及金融机构补充资本金的同时有序回表,保持和增强支持服务实体经济的水平。

中国央行召开2018年第二季度货币政策例会指出,坚决综合运用多种货币政策工具,把握好结构性去杠杆的力度和节奏;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中性,要松紧适度,管好货币供给总闸门,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,引导货币信贷及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。

中国央行召开2018年第二季度货币政策例会指出,坚决综合运用多种货币政策工具,把握好结构性去杠杆的力度和节奏;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中性,要松紧适度,管好货币供给总闸门,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,引导货币信贷及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。

发稿 马蓉;审校 曾祥进

发稿 马蓉;审校 曾祥进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